高三回忆录(上)

我怕,时间的无情,会磨灭我生命中那一份可贵的回忆。于是便匆匆提笔,趁着自己还没有忘记,写下些什么。

 

高二

高二,我是怎么度过的?我忘了。

我真的忘了。

可能是上课玩手机摸鱼这种行为从来就不是我所认为是有意义的,但高二上课摸鱼,谁没有做过呢?

 

高二时候,我们的课室还在生化楼,听名字好像很牛逼,其实就是一栋烂楼,因为主教学楼那边没位置了(我们班是28班,全年级就29个班),然后就在生化楼开始了我的高二生涯。

 

生化楼,简直是摸鱼圣地。

 

因为这里离年级部远,离校长更远(校长在几公里之外的高三楼),再加上生化楼,偏僻(躲在小树林里),而且很破很烂,所以一般没有领导来巡查。

 

除此,生化楼的教室真的很大,每间教室的面积几乎是主教学楼的两倍,基本上一个班60个人,单行坐都坐不满。

 

还有我们班很幸运,分到一个超大的阳台,下课可以打球,滑滑板,下课摸鱼,上课摸鱼,生活太过美好。

 

美好的后果就是灾难。

 

那时候的我,年少懵懂,没有想过高三怎么办这些事情,就觉得到时候肯定能补上来的,实际上到了高三最后一个月都没有补上来。

天天上课摸鱼,下课摸鱼,数学课是我最爱的,因为我从不听数学课,也是唯一敢玩手机的课。

而地理课,对了,我选择物化地这个组合纯属是因为班主任长的漂亮,碰巧班主任教地理,上地理课,纯属养眼,课内容讲的一塌糊涂,根本听不懂。

 

所以,地理课,数学课,成了我每天睡觉的时间。就算是到高三,还是忍不住在课上摸鱼。

 

当然,化学课也没怎么听,不是我在化学课摸鱼,是化学老师在摸鱼(谢春林丢你老母!),天天让学生上讲台讲课,结果也是肯定的,讲的一塌糊涂,讲的学生不懂,台下的学生也没几个懂。不过那时候的我还有点先见,要求父母报了物理和化学补习班,但我那时连最基础的都没有理解,因此结果也可想而知,我啥都不懂。期末考410,390上下。不过我那时候对成绩并没有重视,一直都认为上高三肯定会提升的。

 

 

初中

一直有这个想法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初中太过牛逼。

我的初中,是中山市第一的初中,尽管是民办初中,但是公立初中压根比不上,连中山市纪念中学初中部也比不上。

但我在初中浪过头了。初三没有怎么学习,随便考上了中山市第四的高中,中山市实验中学。

真的是随便考。

因为我整个初三都在搞数学,其他科目仅仅是有空就写写作业,甚至不写。

 

我记得中考最后几天晚上,我都在猜题,不像别人在背书。当然我猜中了,只不过也就几分。

 

中考完了。我望着初三楼,四合院般的设计,沉闷的出不了声,只是扔掉一捆又一捆的练习册。我和我爸说,高中一定能上四大重点高中。然后我上了最差的那所。

我曾经和别人开玩笑,说你听实验中学这名字,听起来多他妈霸气,毕竟一个城市,牛逼的中学应该就是xxx第一中学,xxx实验中学。然后我这句话影响了我后来的志愿填报,我填了实验中学,而不是更优秀的华南师范大学中山附属中学。

 

高二上

我说的这句话,让我抱怨了两年。

高二时候,我一直在和同学嘲讽,说中山的实验怎么和广州的实验相差那么大。

 

然后高二开始他妈军训了。

是的,作为实验中学首批新高考的实验生,我们要军训两次。

我真是日了年级部老母了,当时嘴里就没几句干净的话,狂喷年级部傻逼。

 

那批请过来的教官也清楚这是脑瘫行为。

因此,我们军训,其实是听教官吹水。和第一次军训不同,第一次军训天天要练走正步,练各种奇怪东西。

第二次军训,教官说坐下,然后嘴皮子开始动了,然后一上午过去了。

基本上天天都这么过。摸鱼摸了几天,终于开学了。

 

开学,日常摸鱼,日常和打呼噜的舍友作斗争,日常洗冷水澡,日常上课摸鱼,日常下课摸鱼。

 

一切的一切就是这么无聊。没意思。

 

高二的我,似乎整一年都在盼啥时候放假。我真的很不愿意回学校去,能放假我绝不回来学校自习,留校,我除了去比赛留过,其他没有。

 

那段日子,真的没有什么意思。我觉得生命中最过于颓废的日子,可能就是高二了。

 

回忆起那段往事。我后悔吗。

我不知道。因为我那时候脑子压根没想过这个。所有事情我只想着高三再说。

 

 

 

 

留下评论